刺猬

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。

五月七日二十二点三十分,深夜,大雨。坐在床上才有时间想近来发生的事。前几十分钟里刚和室友冒着大雨赶回宿舍。似乎所有想和你一起做的事从来都没有实现过。或许这样也好,能让我在后来的日子里想起你时总觉得遗憾。那天在你朋友圈里看到你发布的一条‘不找了,找不到了’。今天我也终于能够回应你。——‘不等了,等不到了’。再也不见,老寡婦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